新西兰旅游归来

旅游回来,有些想要记录的东西还是记录下来,避免忘了。

本来也不是风景游,主要想亲自看看发达国家是不是真像别人说的那样。

机场很小,不用走太多路就到了,方便。国内修的超大,简直有病。

华人不少,卖手机卡那里就有,打工学生的样子,但是人很nice,很耐心的帮我们解决手机卡的问题。在国内这是不可能的,要么就是被这个国家洗去了大陆的戾气,要么就是她本来也不是大陆人。

同团有台湾人,香港人,大陆暴发户,大陆小白领(我们),大陆留学生,很有意思的组合。

南岛导游是台湾人老兵。台湾人团结,略带骄傲,在国外相互照顾。说起70年我党大阅兵,于是和他愉快的畅谈了一下我党的无耻程度;如果换了爱党被洗脑青年,估计会吵起来。

香港人谦虚礼让,甚至谦虚的过度,有些卑谦了,从不吵闹和大声说话;在国外有些很不好意思,可能因为香港最终还是沦陷了。

传统文化方面,香港人会和台湾人一起团结起来说大陆的不是,谁让我们有文化大革命呢?这个没什么好说的。草绳,井绳,繁体字,简体字,啧啧。

大陆老嬢,似乎是炒股暴发户。俺们大陆人的粗俗和无礼已经深深的刻在了骨子里面,即便在国外,不经意间还是会显露无疑。喜欢挣,喜欢抢,生怕好事好东西被人占了;吃自主时候尤其能看得出来。唯一能兴奋起来的也就是炫耀自己有多少钱了吧。

白人,嗯,姑且说白人吧。实话说对华人还是有差异的。